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凤凰山,宇宙级草根网红孵化中心

2022-09-10 19:02:20 675

摘要:白天路过,平平静静空空荡荡,蝉都懒得叫一声。等到傍晚,人山人海劲歌狂舞,连蚂蚁也不放过。大源的篮球场,没有一个跳广场舞的嬢嬢敢去争地盘。和大丰的凤凰山体育公园一街之隔的街头绿地,没有一个打篮球的精神小伙跳得有大叔大姐起劲。当天刚刚发完《大源...


白天路过,平平静静空空荡荡,蝉都懒得叫一声。


等到傍晚,人山人海劲歌狂舞,连蚂蚁也不放过。


大源的篮球场,没有一个跳广场舞的嬢嬢敢去争地盘。和大丰的凤凰山体育公园一街之隔的街头绿地,没有一个打篮球的精神小伙跳得有大叔大姐起劲。


当天刚刚发完《大源篮球场,捡瓶子都能发财的地方》,@尾巴 就发来线报——


“求求你快来看凤凰山体育公园宇宙级别民间草根网红孵化中心,我愿称之为成都折叠朋克露天的士高。”


“具体地点在哪儿,毕竟公园很大。”不需要刻意找位置,“舞池的热情,和灯球的晃动会自然指引你的方向。”


世界的参差就是,你在国际城南的大源,染着红发对解说员说,“我要打篮球。”而她在宇宙城北的大丰,抓住老姐妹的手,“走嘛,我们也进去跳。走嘛。”



大源中央公园,凤凰山体育公园,平行时空下的南征和北战。


晚上七八点,从地铁五号线杜家碾站D1口出来,来不及感叹凤凰山体育公园的大气,组合音响的声浪就是机场的履带,径直把人往舞池中心送。


路边公园的大坝子,台上台下,望不到头的老少爷们儿,在震耳欲聋的喊麦声中,电臀,顶胯,甩手……比萧敬腾的红酒杯晃动得还厉害。


晚会伴舞没有他们不行,家伙事全部自己携带。扯几根条凳,踩在上面扭过去扭过来,大姐大叔就是凤凰山体操王子。


一只不锈钢大箱子就是凤凰山的四面台。主角大哥全套红色,和男伴恰恰恰,暧昧勾火。


突然,混入舞池的演职大叔,手握玩具枪,喷射出一串泡泡,并自带蒲扇鼓风机。压力直接给到舞美师和舞台总监陈琦沅Kenn。


四面台上面起码可以站四个人,演出队伍的主力轮番上台。动作涵盖,晃头,抬墨镜,取墨镜等,照顾前后左右、东西南北的观众。


手握靓颖同款红话筒的主持人,在闪亮的灯球下,适时喊一声“摇起来”,舞池中间的人晃动得更厉害。台上的,摇到精疲力竭,又换人上。



大型露天士高、蹦迪,放眼全成都,找不出第二个地方有这么多人。从北新大道与华美东街交叉的路口,一直绵延到天歌路的路口,将近400米。


就是说,贵阳有花果园,成都有凤凰山。


一个动线上,超过10个唱跳组合。吸引来的围堆堆的群众,都是不要钱的群演。


喊麦的大叔强调,“我们不收取任何费用”,喜欢的话,跟着一起支持全民健身。这谁能抵得住,嬢嬢们撩起警戒线,呼朋唤友声中跳进舞池中间。


表情各异,喜悦的,劲嗨的,甚至面无表情跟着动的……露天舞池中,每个人都很社牛,都在怒放生命。


一个鸭舌帽的姐,包包都没放下,跳着跳着就跳到了中间。然后,还跳到了隔壁的场子。


不好意思的嬢,也会在隔离线外轻轻晃动。

直到想进舞池的人更多,警戒线被踩得乱七八糟。小舞池终于变成了刘老根大舞台。


持续不断有人闻声而来,骑着电瓶车、摩托车的大哥载着大姐,络绎不绝扎堆舞池。来晚挤不进去,架稳的电瓶车就是可以踩的小板凳。


你以为路边一排的圆球石头只是围栏?它还是看戏最佳的垫脚石。就是表面有点滑,距离主舞台有点远,不那么C位。



各个团体在同一个地方竞技,卖力吆喝,争夺人群和流量。每个队伍都架设有直播的机器。抖音都没想到,成都还有这样一条民间户外直播街。


来自小金的小伙,一身民族风打扮,以唱为主,也会和同伴表演民族舞。


不求现场的朋友扫码打赏,只放了抖音账号二维码,喜欢的话加个关注,增加个点击和人气。


来看的人,都很现实,每个堆堆围一下。从一个人堆旋转跳跃不停歇到另一个人堆,仅仅只需要1分钟。


这才是真正的百姓大舞台,不分咖位,同台竞技。一听说路口墙角下,有演过《幸福耙耳朵》的演员在直播,大妈大爷摇起蒲扇就往那边走。


一个是四川台《幸福耙耳朵》饰演“张麻子”老婆“仙人掌”的杨二扯。一个是同样演过《幸福耙耳朵》的“李伯清第三代弟子”“闵天浩爱徒”的唐小宝


小餐车上摆满零食,以为是为看演出的人准备的茶点。结果,演员推着餐车唱完,举起一包东西,开始对着直播镜头卖货,“5号链接,是酸辣粉,酸酸辣辣的酸辣粉”。


时不时,直播间响起熟悉的罐头笑声。小朋友捡起塑料口袋就进场免费伴舞。


上个月,巴蜀笑星张德高也有到场直播,顺便为自己在大丰开的美蛙鱼自助火锅打广告。


凤凰山体育公园附近的露天蹦迪K歌,是实火。


下午六点十五分,率先听到一句,“最亲爱的你,是我今生的唯一”,今晚露天士高的大幕就将拉开。


刚刚还空空荡荡的场地,瞬间数个火三轮改造的移动卡拉OK小车从四面八方钻出来。淘汰的京东快递车,也再次实现了重新就业。


小学生放学不回家写作业,先到坝子上守到。卖水,卖冰粉,卖棉花糖,卖气球,卖房的……也慕名而来。


一时间,直播人员对着镜头大喊,围观的人不约而同掏出手机拍视频、打视频给亲朋好友。云看热闹,吵吵闹闹,只有卖公墓的不主动出声。


卡拉OK三轮车上,双音响,投影仪是标配。


没人敢指挥老板,“切歌”。“把我的《白狐》顶上去”,除非花钱。蓉姐露唱吧欢迎好声音嗨歌,前提是,每首歌收费4元。


少说有二十个大喇叭,引得周围住户投诉过很多次。声音嘈杂,但声音又很统一,方便一站式对当下中老年网络热歌入心入脑。


这边唱完《太想念》,“我对你太想念,太想念,好比天上风筝断了线”。一排共享单车之隔,另一边马上又开始重新演绎。抬头挤眉,嘴角都入了戏。


隔壁响起林宥嘉的“我没有说谎,我何必说谎,你懂我的,我对你从来就不会假装”,曲风有点违和,但铲牛牛、甩健身龙的大爷大妈,节奏也丝毫没乱。



尽管大多数的演出都是唱、喊、蹦和晃,重复而单一,重要的是围堆堆、凑热闹的快乐氛围。一天疲惫的工作结束,也总得找一些乐子。


不花一分钱,饭后在公园绿道散步的额外福利,当然不能错过。以及,我跟着晃动,真的是在运动健身。

如果要我掏一分钱,那必然是不可能。


一个男人牵着两个小孩,小孩眼馋气球,男人大声一喊,“没有钱买,走”。两个小孩不哭不闹,确实跟着大人走了。


本来想在现场偷听一些瞬间,也只听有限的数个。


喇叭声音真的大得不行,每一个喇叭都是凤凰山深夜的兴奋剂。面对一只萎了,即将转售他人的音响,一个大叔鼓足气,双手抱住音响,抬了抬,“有好重?”


音响当然不会论斤出售,大叔也不会真的购买。


放下音响后,大叔转场去了别的人群。此时,更多的灯球在露天舞池中闪起,再疲惫的人也通了电,并蹦得更忘我。


直到夜更深,天落雨,民间草根艺人渐渐走下直播间……今日的舞会结束,人们坐上南瓜马车电瓶车,才散去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